樱桃聊天交友软件app下载

神京城碧蓝色的天穹之上,春天的烈日散发着温暖明亮的光芒,洒满整座神州浩土第一雄城同时,也照耀在白帝宫午门外,中央大道两侧拥挤的无数民众脸庞之上。

此时距离白帝宫内传出三声宣布大朝试三甲的浩瀚帝音,已经过了足足大半个时辰,虽然道路两侧子民们的气氛依旧高涨,极为喧闹,但是在面前午门内迟迟无人马跃出的情况之下,已经有一些人的脸上,挂上了些许焦急之色。

“爹,这都过了这么久,怎么大朝试中榜者的走马游行还不开始,您不是说一旦陛下宣布三甲之位,礼部便会直接安排这些殿试优胜者骑马接受整个神京城子民的道贺么?”

距离午门外金水桥的不远处,一身绿衣,格外亭亭玉立的游蕊儿,注视着前方依旧没有任何人走出的庞大午门,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忧色,随后继续对着一旁负手而立,面色儒雅的游庭坚开口问道:

“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爹?”

“大朝试一事,关乎官运国运,岂是丫头你说出事就出事的,或许是陛下有话交代,稍安勿躁。”

沉稳淡然的声音自游庭坚口中传出,随后这位前大夏礼部尚书睿智的双眼微微眯起,注视着前方的午门方向,闪过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忧虑。

顺着游庭坚目光所注视的方向,一路向前,便是皇极殿所在,而此时的皇级大殿,在夜一留在大道血内的那一道声音落下之后,骤然变得雅雀无声,久久没有任何言语响起。

殿内所有官吏皆仰头注视着上方殿顶那一幅巨大无比的太玄之地地图,以及地图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势力名称,皆感觉神魂俱震,久久难以回神。

通过殿内官吏的视线,可以清晰地看见头顶那用黑暗夜色所勾勒而出的地图内,包括占据中央区域的中央上国,位于东方的青枝上国,靠北的雪魅上国,以及介于青枝和雪魅之间的炎绝上国等等,皆清晰可见,甚至还有一些极为模糊的字体,表明了如太清,大衍等隐世宗门的位置。

许久之后,殿内回过神来的李淳风才猛地回头,对着大殿内的一个角落官吏急急开口道:

“司天监之人以及内史官何在,还不上来速速拓印?”

国际小姐之美女高清旗袍摄影图片

伴随着李淳风那苍老的声音一出,角落之中早已等待的吏官们一股脑直直涌向前殿,拿出手中的纸笔开始拓印,随后属于赵御的声音直接响起,阻止了这些官吏的动作:

“不必了,朕已经让山海图太平将地图之中的信息全部记下,这幅地图之中的信息堪称海量,光光靠吏官记录,怕是十天十夜也记不完。”

语毕之后,黑眸恢复正常的赵御,目光继续着望着上方大道血映射出来的地图,尤其是整个地图中心,标注这中央上国的大面积区域,挺拔身躯之上的凌厉气势越来越甚,威压整个天地,甚至连周围的虚空,都开始变得粘稠起来,咆哮不止。

此时紧紧盯着上方的赵御,内心之中忽然冒出一个极为突兀的想法,大夏将来最强,最难缠的大敌,或许就在这地图的最中心。

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又可称之为心血来潮,随后赵御将自己的身躯向后靠了靠,继续缓缓开口道:

“夜一能够弄到如此详细的太玄之地势力地图,实乃出乎朕的意料。”

“是啊,简直难以想象,夜司丞这一次可谓是为大夏立下不世之功,而有了这地图,我大夏将来与太玄之地势力之间的冲突,胜率足足可以增加两成!”

喃喃开口的李淳风,此时正紧紧抓着平日里自己精心打理的白须,声音传出之后,一旁的司马安南摇摇头,随后伸出三根手指,极为肯定的开口道:

“兵家有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情报的重要性各位大人想必都极为清楚,因此倘若这地图之上的信息大致无误的情况之下,可为我大夏,足足增加三成胜率!”

话音落下之后,司马安南继续抬着头,盯着虚空之上的宽大地图,继续开口道:

“整个太玄之地各个势力之间并不是铁板一块,我等完全根据此地图设计出一份合纵连横,拉一打一的周密计划。

“而夜司丞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获得如此一份详细的情报,足以说明此时的太玄之地之中,已经天然存在了一个我大夏的盟友,而且其拥有的能力极强,毕竟不是什么势力都可以收集到这种情报资料,只不过可惜的是,还剩下两年的时间,真的短了一些!”

司马安南说完之后,发出一声叹息,大殿内的其余官吏纷纷点头赞同,随后赵御将思绪自地图之上收回,嘴唇微张,平稳的声音直接传出:

“两年的时间已经不短了,甚至比朕想象的还要长一些,而既然已经知晓了咱们即将和太玄之地接触的时限,诸位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皇极殿内年轻帝王那不重,但是犹如鲸吼般的声音落下,殿内的所有官吏刹那间齐齐伏地叩首,整齐划一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荣耀即吾命,吾等定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是大夏甚至是整个神州浩土这么多年来,所要面对的最困难的气运之战,而此战的结局只有两个。”

皇极殿内,年轻帝王那如昆仑山般沉稳的声音落下之后,赵御缓缓自皇座之上站起,目光注视着下方乌泱泱跪着一片的文武百官,继续缓缓开口:

“要么胜,杀的那些太玄之地的势力臣服于大夏铁骑和荣耀之下,不敢造次,瑟瑟发抖,要么败,就犹如鱼肉般被刀俎分而食之,万亿子民人头落地。

“尔等,希望哪一种结局?”

帝音煌煌,年轻帝王的质问声如钟鸣般敲响于大殿,同样敲响在所有殿内官吏的识海之中,随后下方文武百官抬起头,注视着上方那一道帝威笼罩的身影,齐齐开口发出怒吼:

“胜,胜,胜!”

振臂怒吼声久久缭绕不散,随后赵御一挥帝袍大袖,整个大殿上方的庞大太玄之地地图直接消散,只留淡淡的声音环绕:

“大朝试走马游行继续,让观游司司丞孙坚,来见朕。”

一千零五十八章 一日阅尽神京城

“真是好生奇怪,这一次大朝试的中榜者走马游行到现在还迟迟不开始,莫非这白帝宫之内,发生了些许变故不成?”

神州浩土天穹之上的大日,逐渐来到了神京城内所有子民头顶的正上方,预示着时间流逝之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正午光景,而在最初的热闹劲过后,越来越多的子民感觉到了反常,开口发出轻轻的疑问声。

但过了一会,白帝宫午门之内依旧毫无动静,门外那两列身躯笔挺,持戟而立的皇城禁卫军,在阳光下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同时向外散发着令人生畏而又安心的强悍气息。

整个白玉大道两侧的喧闹逐渐平息,只有那些特地早早赶来占据好位置的老嬷嬷以及西北姑娘们,兴致依旧高昂,彼此之间谈论着这些中榜者的年龄高低,容貌几何,是否成家等等讯息。

其中作为状元及第的元白,自然是所有姑娘交谈的重点,只见一位被团团围聚,体态肥硕的中年女子,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抬起张开,眉飞色舞地大声开口,口水四溅:

“姑娘们,作为神京城朱雀大道数得上号的红娘嬷嬷,我手头上关于这几位中榜者青年才俊的资料可不少哦,尤其是你们尤为关注大朝试三甲及第,更是做了详细研究。”

红娘嬷嬷此言一出,其周围围聚在侧的姑娘们顿时美眸一亮,相比较于南方水乡姑娘们的小家碧玉,此时占据最有利位置的西北少女们,性子要豪放太多,因此纷纷拉着嬷嬷的红衣裳,不依不饶地开口道:

“好嬷嬷,咱们神京城谁不知道您就是月老在世呀,快和我们这些人说说这三甲才俊的情况,咱们这终身大事可都指望着您呢,若是成了,您作为牵线人,脸上也有光不说,这好处也是少不了的。”

这一顿延绵不绝的彩虹屁,让这位红娘嬷嬷极为受用,其肥嘟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得以的笑容,抬手向前一指,开口回应道:

“我的姑娘们啊,这大朝试前三甲是何等人物,乃整个大夏所有读书人之中的翘楚,堪称文曲星下凡,因此你们还想选他们做如意郎君,怕是在做梦呢。”

此言一出,周围围聚的姑娘们顿时炸开了锅,拉着这位嬷嬷的衣角不停摇晃,清脆的声音传出:

“咱们知道这辈子是没什么福分,但是听听也是可以的啊。”

“好吧,就让你们开开眼见,这些人中龙凤将来都是要入朝为官的,因此过了今日,便不好再像现在这般随意开口了。”

最终红衣嬷嬷最终还是架不住如潮水一般用来的撒娇攻势,眉头一挑,继续开口道:

“要说本次大朝试三甲之中,长相最俊俏,最符合你们这些闺中姑娘们心头喜好的,非探花郎司马公子莫属,虽然嬷嬷我没亲眼所见,但是传言其白衣飘飘,面色如玉,好不潇洒,不过嘛。”

说到此处,红衣嬷嬷的犹豫了一息,微微降低声音,继续开口道:

“不过据说这位公子里吊儿郎当,尔等可能降服不了哦,但是话说回来,一旦这等才貌俱佳的风流公子能够浪子回头,那么依嬷嬷我的眼力,那可就是一辈子死心塌地的痴情种呢。”

这红衣嬷嬷的此言一出,原本在听到司马安南吊儿郎当时脸色有些愠怒游蕊儿,顿时一阵眉开眼笑,眼睛眯起,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其不远处的红衣嬷嬷继续开口:

“说完探花郎,咱们再来讲讲这榜眼及第,如果说姑娘们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话,那这株参天大树,机会最大的便是这榜眼宋公子。”

嬷嬷这话音刚落,周身围聚的姑娘们顿时齐齐竖起小耳朵,随后便听前者的声音继续传入耳畔:

“这位宋公子可谓是出生名门,这神京柳叶巷宋府,在十几年前也是出了一门大将,只不过后来家道有些中落,但此时依旧比之寻常家庭要殷实太多,因此这位公子乃然正儿八经的柳叶巷将种子弟,想象一下,一旦你嫁入宋府,既有着不菲的家底,又不用守太多大家族的规矩,还有一个潜力十足的夫君,多美滋滋。”

红衣嬷嬷刚说完,旁边姑娘们纷纷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随后前者环顾一周,也不卖关子,滔滔不绝的声音继续传出:

“据说这位宋公子爱文不爱武,自小便入了之前的儒门,也就是现在的大夏学宫,是学宫年轻一辈的佼楚,咱们大夏学宫之名大家定然不陌生,一直以来注重才德兼备,足以可见宋公子品行定然无可挑剔,而且他并未婚娶,简直是完美夫婿的人选哇。”

最后一句话红衣嬷嬷说的格外响亮,随后其周围的神京城姑娘们顿时齐齐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清脆宜人,使得周围在大道旁等候的子们们纷纷一阵侧目,随后莺莺燕燕中有人眼眸一转,朗声开口道:

“那嬷嬷,那快来说说这状元郎吧,我们都等着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姑娘们顿时一阵附和,随后这位体态丰腴的红娘嬷嬷抬起双手轻轻向前一拍,发出一声轻响后,带着叹息,继续开口道:

“元状元这位飞上白帝宫梧桐树的琉雀,尔等就别打主意了,注定是没希望的。”

嬷嬷的这一道言语落下,周围的姑娘们刚开口想问缘由,但是这询问声还未传出,整个白帝宫午门处,忽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大鼓声,鼓声之后便是恢宏庄严的礼乐奏鸣。

礼乐声一起,早已经在白玉大道之上等待的无数民众直接振臂高呼,轰轰烈烈的声音直上云霄,声振屋瓦。

与此同时,原本那些围聚在红衣嬷嬷身旁的姑娘们直接二话不说,涌回大道两旁,睁大眼眸,紧紧注视着的道路尽头的宽大金水桥,两眼放光。

随后于无数双极其期待目光的注视之下,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虽只有十数骑,但是其实却如同千军万马般奔腾。

下一秒,伴随一声着中气十足的马驹嘶鸣,三头大夏名马白蹄乌直接扬蹄飞跃了整座金水桥,直直撞入所有人的眼帘之中。

白蹄乌之上,三位英气十足,身子挺拔的少年郎拉纤端坐,随后四蹄宛如燃烧着白焰的骏马落地,白玉大道两侧的所有子民自发扬声高呼:

“元白,元白,元白!”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之下,骑行于最前方的年轻人元白,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随后其控制着身下的白蹄乌,缓缓来到大道旁,一位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年轻少妇面前,随后在无数神京民众注视之下,将手抬起交叠于眉前,向前弯腰一拜,朗声开口道:

“娘子,可愿随为夫一起,一日阅尽神京花?”

整个白玉大道旁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而在无数目光注视之下的的李月娥已经完全哽咽到无法言语,只能不断点着头,随后元白伸手,将前者一把抱到白蹄乌之上,然后大笑着狠狠一夹马腹,发出一声高呼:

“走咯!还好此时是春日,温度适宜,要是在冬天,快马游街可要冻死人哩!”

语毕之后,为首的白蹄乌再一次发出一道嘶鸣,直接迈开四蹄,带着其余中榜者十数骑,浩浩荡荡地沿着白玉大道,策马奔腾!

“这就是本嬷嬷所说的,你们不抱希望的原因呢!”

喃喃的话音声自红衣嬷嬷的口中向外传出,而她注视着远处的背影之中,带着羡艳。

诚然,此次此刻,被元白拉上马的李月娥,是神京城内无数女人都羡慕的对象。